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50岁的一代人的TVB女神,是真的乘风破浪啊…

来源于环球人物杂志

“不红不是失败,生命中重要的人不需要我才是失败,我就为这些爱而活。”

吊足观众胃口后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首次公演终于来了!

情理之中,脚部受伤的陈松伶成了首批被淘汰的姐姐。但意料之外的是,现场500位大众评审每人可选投3位姐姐,陈松伶仅仅得到了30票。

结果公布后,同组的万茜哭成了泪人,陈松伶却很淡定:“起码我在这里认识了一些真心对待的朋友。”

对很多“90后”“00后”观众来说,如果不是因为陈松伶在第一期节目中主动请缨打头阵上台表演,大家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她。

但其实,她算得上是一代香江传奇——

34岁之前,她霸屏热播剧,与关咏荷邵美琪、郭蔼明并称TVB第二代当家花旦,还是有名的“小调歌后”,声艺俱佳,风头无两;

34岁之后,命运急转直下,她经历了闺蜜背叛、积蓄全无、父亲去世、自己患病……重压之下,她深陷抑郁症。好在,有个男人用爱情拯救了她,让她勇敢走了出来。

如今的她,正如前几天在自己的新歌中所唱:

“不畏虚假,更独立潇洒,做自己的童话。”

TVB当家花旦

和所有小孩子一样,年少时的陈松伶有五花八门的梦想:当大学老师,做天文学家,或者成为遨游太空的宇航员。

成为艺人并不在她的梦想计划里,可偏偏机缘巧合,她年少成名。

14岁时,她用一首《零时十分》夺得TVB举办的“叶倩文歌唱大赛”冠军,随后与唱片公司签约出道。

不过直到4年后,陈松伶才真正大红大紫。

那一年,她与还是娱乐圈“小透明”的黎明合作出演《天涯歌女》。这对刚刚成年的她来说,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——

她没啥演戏经验,此前只演过一部青春片《鬼马校园》,这回却要演女一号“金嗓子”周璇,而且这个角色有30岁的年龄跨度……

难度不小,陈松伶的完成度却很高,不仅凭此角色一炮而红,还收获了邵逸夫先生的青睐。

· 《天涯歌女》中的陈松伶有种天然的娇憨纯真,那时的黎明也“嫩出水”了。

眼看剧“火”了,唱片公司立马安排她发《天涯歌女》的原声大碟。没有意外,那张唱片也爆红,顺便让她收获了一个新名头——“小调歌后”。

自此,陈松伶的事业如同开挂般一路高歌猛进。

她的经典角色成为一代“电视儿童”的共同回忆,她也成为人们心中的“短发女神”:

《笑看风云》里,她是孤僻善良的林贞烈,搭档是郑伊健。两人7次合作,是当年很火的荧幕情侣↓↓

《天地男儿》中,她是温柔大方的方巧蓉,搭档是帅到掉渣的张智霖古天乐↓↓

《新上海滩》里,她是敢爱敢恨的冯程程,饰演许文强的是TVB最红的小生之一陈锦鸿↓↓

在云集张家辉欧阳震华、关咏荷这些熟面孔的《金装四大才子》里,她又化身成为刁蛮任性的娉婷郡主↓↓

影视方面大获成功的同时,陈松伶也没忘了自己的歌唱事业。

1995年,她拜台湾著名作曲家、音乐人刘家昌为师。刘家昌将她的名字从“陈松龄”改为“陈松伶”,并为她量身创作歌曲。同年10月,她办了人生第一场个人演唱会。

2年后,她与TVB解约,却意外敲开音乐剧大门——《雪狼湖》巡演到一半,出演女一号的林忆莲怀孕了,于是她顶替上去,开始和张学友搭档演出。此时,她还不知道,这次结缘会在日后救自己一命。

难能可贵的是,不管有多红,陈松伶都没迷失自我。她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,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泡夜店,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拒接吻戏,半工半读考上了香港中文大学。

香港媒体人查小欣评价说:“她(陈松伶)从来不搞关系,不去攀附,也没有绯闻,没有是非。”见过太多演艺圈的人情世故,见到这样的陈松伶,她觉得十分特别。

最惨女明星

人前的陈松伶春风得意,但其实背后满腹心酸。

她的父母曾是在印尼经商的华侨,迁居香港后生意不顺,家道中落。恰好此时陈松伶在唱歌比赛中夺冠,于是已经过够贫困生活的母亲,二话不说开始拿她当“摇钱树”。

陈松伶第一次去剧组拍戏时,就深感不适应。她的想法是以后不接戏,只利用课余时间出去唱歌,既能挣点钱,又不耽误学业。

但母亲不同意,认为拍戏比唱歌来钱快,所以强迫她放弃学业。陈松伶一旦不从就会遭遇家暴,后来一度闹到警察局。

无奈之下,陈松伶只能一边拍戏,一边利用拍戏间隙抓紧时间学习。

曾和她多次合作的郑伊健深感佩服:“我们没日没夜地拍戏,她(陈松伶)总能找到光阴做作业,拿个小板凳,独自坐在角落,十分用功。”

陈松伶一忍再忍,但矛盾依旧频频爆发。最终,她选择离家出走,到干妈家寄住,而这为她人生的不幸埋下了伏笔。

因为缺少家庭温暖,年纪尚小的陈松伶很快将干妈一家人视为至亲,不仅让干姐姐阿宝做自己的经纪人,还将财务也全部交由她和另一位好姐妹阿Han管理。

· 陈松伶(中)和阿宝(右)、阿Han

在两个闺蜜的照顾下,陈松伶对生活琐事一窍不通,对金钱也没有任何概念,就连平时逛街也是由阿宝给她付账。

然而2005年,两人突然变脸,将陈松伶扫地出门。

“她们觉得我要离开,不可以拿任何东西。她们说我们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协议,但是我不记得,反正她们这样说,我就不要任何东西。我一分钱都没有,而且所有(账户)都不是用自己的名字。”

多年打拼一场空,身无分文的陈松伶却只说:“我不明白为什么家人这样对我。”

即便多年后在主持人李静的访谈节目中回忆起来,她依旧善良地表示原谅,还说不想用“骗”字去评价对方的行为。

和阿宝决裂后,陈松伶偶遇亲生妹妹,因此选择回归原生家庭,和父母团聚。然而还没来得及好好尽孝,父亲就去世了。

没过多久,她查出卵巢肿瘤。然而经济困窘,她连10万元手术费都拿不出,只好去新加坡做手术,因为费用能比香港便宜近一半。

多重打击下,陈松伶患上抑郁症,在娱乐圈也慢慢销声匿迹。2016年,她突然出现在《跨界歌王》舞台上,回忆起当初接二连三的变故,坦言自己曾想自杀:“2006年,(我)差点不在了。”

被爱情拯救

2005年,34岁的陈松伶似乎走入人生绝途,幸得张学友与经纪人陈淑芬及时拉了她一把。

当时,张学友正筹备《雪狼湖》的内地巡演,见她处境困难,便力邀她加入演出团队。为了帮她暂时远离香港这片“伤心之地”,演出转场时她也可以留在当地酒店休息,而不必回到香港。

第二年,陈松伶干脆直接来内地发展。空闲时间里,她一直靠读书自我激励。

“当你以为天就要塌下来的时候,你才会明白,原来你学到的、遇到的一切都是有用的,你会知道必须要自己站起来,不能被敌人打败。”

最后,真正拯救了她的,是一段人人都不看好的姐弟恋

2008年,她在拍摄《血未冷》时认识了张铎。比起名字,人们更熟悉这位内地男演员的脸:

他曾在《情深深雨濛濛》里饰演与陆如萍相亲的富家子石磊;在《我的青春谁做主》里饰演事业有成、爱情失意的医生高齐;在《青年医生》里饰演医术高超、遇事冷静的海归才子沈青川……

· 陈松伶(左)和张铎

陈松伶比张铎大8岁,名气也比他大许多,这段恋情开始后就被很多人唱衰。不过,他们的爱情经受住了现实的考验,于2011年修成正果。

婚后,陈松伶依旧享受着张铎体贴入微的爱——

有人质疑她因卵巢手术导致不能生育,他正面回应称,自己害怕教育不好小孩,所以不想生,两人早已商量好要做“丁克一族”↓↓

· 图自广州日报

为了让她安心,他早早写下详尽的养老计划,将之后40年的事都给她安排妥当;

她不注意养生,总爱喝汽水,他督促她戒掉坏毛病,养成了多喝温水的习惯;

她不想拍戏,当初进入娱乐圈也不是自愿,他立马表态:现在有我了,五斗米的事情可以交给我。

如今,陈松伶重回舞台,叫好声中也掺杂着一些对她身材的嘲讽↓↓

变身头号粉丝的张铎,不仅每天在微博上“打call”,还忙着“反黑”:

一边回怼网友“你才丑呢”↓↓

一边转发“肚子赘肉太抢镜”的文章,表示爱妻“肉松”不卖身材只卖萌↓↓

4年前,终于走出心理阴影的陈松伶复出了,在节目上情不自禁表白张铎,感谢他在她最艰难的时刻陪在自己身边,也不嫌弃自己因为药物变胖变丑。

她说,他不仅是我先生,也是我恩人。

闯过大风大浪,陈松伶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美好。她放下了过往,原谅了前经纪人,也真正与母亲和解。

· 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首次公演,她唱《beautiful love》,想到的是“妈妈,最近发觉您的手不断在抖,真很害怕您有一天会忘记我”。

她曾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年龄不是女人的负担,它让我们更明白自己,是财富和生命的滋养。不红不是失败,生命中重要的人不需要我才是失败,我就为这些爱而活。”

相信走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后,她依旧会乘风破浪,在人生的下半程做个闪闪发光的勇敢姐姐。